關愛養生
關愛養生 關愛健康生活
健康同行
健康同行傳遞幸福人生

央視揭秘網絡“醫托”騙局 假醫助騙你去就醫

    發布時間:2019-05-09 13:33:29    編輯:養生在線    來源:養生在線   
      手機查看

(原題為《揭秘網絡“醫托”騙局 患者花費上萬元 越治病越重》)

很多人看病求醫,通常會先上網搜索應該去哪家醫院?或者在網上進行咨詢。如果您遇到一位在線咨詢醫生,他們詳細詢問您的病情,還會積極推薦醫院和專家,甚至協助您掛號就醫,這個時候,您先別開心,而是需要小心。

2018年年末,家住湖南衡東縣的胡先生遇到了一件煩心事,他17歲的兒子小胡脾氣變得很暴躁,而且還經常出現頭暈、頭痛等癥狀,嚴重到已經不能去學校學習。為了找到對癥的醫院,他們通過百度搜索尋找相關病癥和治療辦法。

小胡: 也不清楚哪里有這種醫院,然后隨便找一下,它就出來一個長峰(醫院)。然后不管我找精神科,還是說神經科這方面,(或者)抑郁癥什么的,它都是說長沙治療這種病的最好醫院是長峰(醫院)。

當小胡進入這個名為“長沙長峰醫院”的網頁后,出現一個對話框,一個自稱醫生助理的人詢問了小胡一些具體癥狀,隨后極力推薦小胡來長峰醫院就診。

小胡: 他說(專家有)幾十年的臨床經驗,一直這樣說。他說要用儀器,他說2到3天,強迫癥,抑郁癥什么的,會有明顯的效果,他說治愈率達90%多。

在這位醫生助理的極力推薦下,胡先生決定帶兒子去這家醫院試試。在長沙長峰醫院的精神心理科,一位叫胡江泉的醫生接待了父子二人,經過一系列問診和各項身體檢查后,醫生診斷小胡是強迫癥,開出了6種治療藥物,前后共花費1萬3千多元。然而在服藥期間,小胡的病癥不僅沒有好轉,還出現了一系列異常反應。

胡先生: 反正眼睛睜也睜不開,好像個神經病一樣,差不多瘋了的感覺,有時候避也避不開,走起來好像好煩躁一樣,爬上樓,走來走去,走來走去的,好像是吃了這個藥的原因。

隨著小胡異常反應的日益加重,胡先生又帶著兒子來到了長沙的一家公立醫院就診,在那里醫生診斷小胡并不是強迫癥,而是抑郁癥,并給他重新開了對癥的口服藥,前后僅花費了700多元。目前,小胡的病癥已經逐漸得到改善。

網絡話術做包裝 醫托變醫生助理

把抑郁癥診斷為強迫癥的長峰醫院,是一家怎樣的醫院呢?患者小胡近期接到了深圳警方協助調查的通知,深圳龍崗警方破獲了一起網絡醫托案件,涉案醫院有三家,其中就包括這家長峰醫院。

根據深圳警方介紹,這起“醫托”案件幕后的出資人為福建人蘇某閃,他在深圳成立了“山水醫療投資有限公司”,出資入股了昆明安定醫院,另外還以每月10萬元的價格,分別承包了廣州益壽醫院和長沙長峰醫院的精神心理科,而這3家醫院均為民營醫院。

深圳龍崗區公安分局刑警大隊二中隊中隊長 梁永興:醫院其實就僅僅提供科室的使用場地,科室的醫生、設備、護士等等一切跟醫療有關的運作,所有的儀器、器械、人員都是由蘇某(閃)來招聘,買進來的,跟醫院其實是沒有關系的,只是它掛了醫院的名稱。

有了這3家醫院作幌子,蘇某閃在深圳的“山水公司”開始招聘大批網絡咨詢員,主要就是負責誘導患者分別去這3家醫院精神科就醫。去年11月,學習藥劑專業的小楊應聘來到山水公司工作,她的日常工作就是在網上與前來咨詢的患者交談,對外宣稱為醫生助理。

咨詢員 小楊: 都只是來到公司之后去學習的,就是說聽他們教你怎么去判斷,怎么去給患者一個初步的分析和診斷之后,去跟患者引導(就醫)。盡管沒有任何醫師的從業經驗和資格,小楊還是經過公司的速成培訓,掌握了所謂的一整套話術,在網上為患者提供咨詢。

深圳龍崗區公安分局刑警大隊民警: 這里有專業的軟件,是專門來跟別人(患者)溝通的,那么QQ(微信)上面每一種跟客人(患者)聊天的記錄都在,然后,話術在旁邊都有。

深圳龍崗區公安分局刑警大隊二中隊中隊長 梁永興: 那么冒充醫生以及醫生助理的這些業務員,就會跟患者聊天,聯系詢問病情,然后介紹他們醫院的資質。等跟患者聊熟了之后,他就會跟患者直接加微信、加qq進行聊天,然后就相當于一對一的跟蹤治療這種模式。在與患者建立一對一的聯系后,所謂的“醫生助理”就會定時對患者噓寒問暖,并且一再夸大病情的嚴重性,直到患者同意前往相關的3家醫院就醫,而他們的業績與就診人數直接掛鉤。

深圳龍崗區公安分局刑警大隊二中隊民警 李沛: 如果說這個病人已經說好要去的話,那么這個公司的人會告訴醫院,醫院的人會做一個相應的登記。那么這邊就會在這些名單里面找這個名字,找到之后再反饋給這個公司。然后每個業務員就會根據每個病人的就診情況,只要去了病人,他(醫托)都會有提成,每個人是提100塊錢。

虛假宣傳誘導 競價排名成幫兇

為了誘導患者來自己所承包的3家醫院精神科就診,蘇某閃的山水公司會對這些醫院以及醫生進行精心包裝,那么這些醫院真如他們所宣稱的那么權威嗎?他們宣傳的醫生又是否是相關領域的專家呢?

記者在深圳警方提供的資料中看到,山水公司所承包3家醫院的網頁看起來都非常專業,其中長沙長峰醫院的宣傳頁面上不僅使用了很多普通人根本看不懂的專業名詞,而且還聲稱對精神疾病的治療可以實現3到5天好轉,2周穩定。

另外還重點推薦了6位專家,這位叫胡江泉的專家,介紹他首次應用“腦神經多位平衡”技術攻克精神疾病難題,一個療程左右即可康復。記者通過網絡搜索看到了大量關于胡江泉醫生的介紹,對其中的一些宣傳,記者通過電話與胡江泉醫生進行了核實。

記者: 宣傳你的信息是不是正確的,就是說你從事精神科醫療40年,治愈4萬余人。

胡江泉: 這個我沒有具體統計,我也不知道

記者: 我看他宣傳你是國家領導親見的精神專家。

胡江泉: 那沒有,那沒有。這個沒有。

深圳龍崗區公安分局刑警大隊二中隊中隊長 梁永興: 蘇某(閃)就是高薪聘請他們(醫生)出來在醫院里面坐診,但是他們都是普普通通的醫生。并不是他們網站上所宣傳包裝那種,有國家級的,有中科院的等等這種頭銜的醫生。山水公司不僅虛構這些醫生的專業資歷,另外,他們還會要求這些醫生增加患者的檢查項目和就診次數,目的就是從患者身上賺更多的錢。

深圳龍崗區公安分局刑警大隊二中隊民警 李沛: 現場負責人會給他們(醫生)提出要求說,比如說這個月大家出診率有點低,復診率有點低。他們(醫生)就在初診或者復診的上這上面,就多開點藥,多做點檢查。

據深圳警方介紹,大多數患者都是通過網絡搜索找到山水公司所承包的這3家醫院。而為了增加醫院的曝光率,山水公司與百度等各大搜索引擎進行合作,通過競價排名的方式,使得醫院的網頁能出現在搜索頁面的前幾位。

犯罪嫌疑人 劉某學: 搜索引擎它會提供一個后臺給我們,這個后臺是利用公司的名字去注冊的,那么這上面就會去購買他們關鍵詞,關鍵詞出價越高,它(醫院廣告)排名就會越往前。上面的領導就是要我們多花錢,多花錢才會多來點擊量,點擊量多了自然有一些人就會從上面掛號。

深圳龍崗區公安分局刑警大隊二中隊民警 李沛: 病人在網上搜索一些關鍵字,類似于精神方面的一些關鍵字,就會彈出來他們競價推廣的這些醫院的前置廣告。據我們現在掌握的情況看,他三家醫院每個月加起來的推廣費大概有幾十萬(元)。

正是在網絡搜索引擎的助推下,這家成立僅1年半的山水公司,通過網絡醫托、虛構的治療水平、偽造醫生從業資歷等手段,誘騙了數千名患者前來就醫。

4月12日,深圳龍崗警方徹底打掉了這個涉嫌醫療詐騙的“網絡醫托”團伙,抓獲犯罪嫌疑人30人,刑事拘留6人,治安拘留24人,初步統計案值上千萬元。

專家建議:網絡“醫托”怎么治?

網上傳播的醫療廣告,其中如果含有虛假、欺詐的內容,普通患者是很難識別的。那么,競價排名、網絡醫托,這些人人喊打卻屢打不絕的頑疾,到底該怎么治理呢?

據專家介紹,我國在醫療廣告的管理方面有詳細地法律規范,其中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廣告法》第16條中規定,醫療廣告不得含有表示功效、安全性的斷言或者保證;不得說明治愈率或者有效率等。另外,在《醫療廣告管理辦法》《互聯網廣告管理暫行辦法》等規定中,對醫療廣告發布也有具體規定。

記者在調查中發現,雖然搜索引擎在頁面中出現的醫療廣告都顯著標明了廣告字樣,而且廣告發布數量和內容也符合相關規定,但是,對于用戶點擊進入二級頁面所存在的夸大療效、醫托假冒醫生等現象,搜索引擎平臺并沒有擔負起應有的監管責任。

中國政法大學傳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 朱巍: 現在的這種所謂的醫托,這個都是不是以廣告形式(表現)的,至少不是以傳統廣告形式的,比如說點對點的這種qq溝通,這種虛假的陳述性的東西,目前沒有辦法把它定義成廣告。所以很多的違法者就打著擦邊球,用這種方式去介入做這種互聯網醫療廣告。

專家建議,相關主管部門在打擊網絡醫托亂象的同時,還要建立相應的追溯機制,對發布平臺的監管責任進行懲戒。

專家提示,患者就醫要提高防范意識,不要輕信網絡上的醫療廣告以及所謂的網絡醫生,有病要去正規醫院進行治療,避免遭受財產和健康傷害。

本文標簽: 央視 醫托 騙局

      精彩必讀
      混裝生活垃圾,現場污水滿溢……這……
      宏觀:中國將建立國家技術安全管理清單制度從國……
      霜凍爆發給果農帶來巨大損失,可是卻有一幫人賺……
    江西快3苹果下载安装